• 2010-03-28

    又一本赛林格传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61278456.html

    如果塞林格还在世,此时他也许又要打官司了。

    昨天看《新京报·书评周刊》网络版,得知又有一本塞林格的传记问世了:

    塞林格传记披露孤僻一生

     年初,《麦田守望者》的作者J.D.塞林格以91岁高龄去世。三个月后,一本名为《塞林格:清高一生》的传记出版。有关塞林格的传记此前已有好几本,而最新出版的这本传记则着重于剖析这名作家著名的孤僻而清高的性格。

     塞林格最后一次出版作品是在1965年,最后一次接受采访是在1980年。八九十年代,塞林格纠缠于非授权的传记风波中,他和英国诗人,传记作者汉密尔顿大打了一场官司,也被自己前妻和女儿出版的传记弄得精疲力竭。

     如今,这本传记同样没有得到他的授权,作者因此没有在书中直接引用塞林格的话,也很谨慎地使用和塞林格有关的作品文献。但这本书的作者斯拉文斯基是全球知名的塞林格研究专家,作者使用的是亲身调查和查阅图书馆文献资料获得的材料,其中立客观的学术价值获得了相对普遍的肯定。

    这本书的标题显然脱胎于Raise High the Roof Beam, Carpenters。不过Kenneth Slawenski何许人也?我在网上搜到这么一段介绍:

    Kenneth Slawenski is a world-renowned expert on JD Salinger - he has run the Dead Caulfields website for more than 10 years, widely thought of as the most authoritative Salinger site. He has devoted the last seven years to researching and writing his book,JD Salinger: A Life Raised High.

    又搜到一段:

     Born and raised in New Jersey, Kenneth Slawenski attended community and state colleges, where he earned two degrees i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Re-reading The Catcher in the Rye as an adult led to an interest in J.D. Salinger and he began to independently research Salinger’s life. In 2004, he created the site Dead Caul-fields (www.deadcaulfields.com), endorsed by The New York Times as the best Salinger resource on the Internet. In recent years, he has worked with Hollywood filmmakers as an historical consultant.

    说白了,这是塞林格的超级粉丝和业余作者,从网上的这篇书评看,他的写作态度应该还是比较认真的。

    出版这本书的Pomona Books是英国约克郡西部的一家刚开张的小出版社。另外一家小出版社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大学出版社也同时出了澳洲版。

    ANA版权代理公司的Daisy,在她1月31日的博客上说,“这几天总有人来问我这里有没有塞林格的传记,我觉得很奇怪,这是怎么了?上网一搜索才知道原来是他去世了。1月27日。这周末的国内国外报纸杂志铺天盖地都是关于塞林格的features。这响动,可够大的!”

    这下,那些打出打听有没有塞林格传记的编辑、策划人可以下手了。我还可以提供一条信息供这些同行参考。两三年前为译林社翻译了保罗·亚历山大著《塞林格传》的孙仲旭兄曾来信说,这本书译林社版权到期不再续约了,问我有没有兴趣出版,他可再修订译文。当时我正在编辑《九故事》、《弗兰妮与祖伊》,心想,塞林格不惜将保罗·亚历山大、伊恩·汉密尔顿等传记作者告上法庭,我作为他的编辑,再出版这些他痛恨的传记,岂不是对作者的背叛吗?当然,塞林格本人是不会知道这一切。一段时间以来,我对出版《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译林社的种种做法深感困惑。一方面,在很长时间内,除了之前版权被浙江文艺社买走的《九故事》,《弗兰妮与祖伊》和《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的版权长期无人问津。是不是译林社只对《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样的超级畅销书感兴趣,而根本不考虑作家作品的整体性?(非常感谢他们因此给了我出版这几本书的机会。)另一方面,他们既出了《塞林格传》,又出了《我曾是塞林格的情人》(请注意,这本书的原名是At Home in the World),还翻着花样出版各种版本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有插图版,双语对照版,还有以下这个雷人封面版。我猜想,这些版本情况、封面设计,可能并未送塞林格本人或他的经纪公司过目,或者没有充分介绍。

    我认识好几位译林社的前辈、同行(见过面的,没见过面的)。拉扯这些,他们看到未必高兴。之所以还在这里写出来,无非是想许多同行共勉:出版一位作家,就以尊重他的方式出版他/她吧。

    分享到:

    评论

  • 不错!
  • 可是译林类似封面的硬皮书很多额。还有另外一些是不对号的,我有一次看到一本书封皮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丹尼尔·戴-刘易斯在《纽约黑帮》里的剧照。看书名竟然是陀氏的《卡拉马佐夫兄弟》
  • 对斯拉文斯基这本感兴趣,希望有机会看到。
    保罗·亚历山大的那本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