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20

    “无厘头”腰封——《加斯东·伽利玛》阅读笔记(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60799915.html

    前两天写腰封,其实是为了今天的这篇铺垫。只是前两天写得累了,就先贴了出来,没想到还挺热闹的。可见是挠到了许多读书人的痒处。

    豆瓣上“恨腰封”小组那么多人,其实大家恨的,是腰封上乃至封面封底上,出版商夸大其词或者胡说八道得令人反感的雷人句子。好友李湃曾在南都写专栏“贵圈真乱”,有一篇文章《出版那些范儿》,调侃了几家著名出版社、出版公司行销风格,其中他还提到了他的老东家:“如果一本新书,腰封大写多少人读了掉眼泪,那很有可能是‘新经典文化’的书。多少年以来,‘新经典’始终坚持腰封三板斧:第一,排行榜上彪炳战绩;第二,某某名人鼎力推荐;第三,强有力的数字支持,或者销量,或者读者人数。最响亮的口号有:感动一亿亚洲人……全球三千万张迷翘首以待……”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新经典去年出版的一本书,腰封上是这样写的:

    一部最好读的诺贝尔奖杰作
    一部让女人找到女人感觉的杰作
    被《纽约时报》誉为《百年孤独》之后最好的小说

    这是什么书?是多丽丝·莱辛1973年出版的小说《天黑前的夏天》(The Summer Before the Dark)。要知道,多丽丝·莱辛是2007年获得诺贝尔奖的哦。况且,诺贝尔文学奖从来都是讲给作家整体的文学成就,哪有什么“诺贝尔奖杰作”?《百年孤独》是1967年出版的,即便是New York Times的书评人John Leonard在1973年的书评中写了“《天黑前的夏天》是《百年孤独》之后最好的小说”这样一句恭维话,时间也已经过去近40年了。这几句腰封广告语剥离了具体语境,再将之突出放大放在当代,这不是欺骗读者的扯淡么?

    今天要在这篇博客里介绍一个法国出版商做的腰封,颇具无厘头色彩,令人笑翻。是我在《加斯东·伽利玛:半个世纪的法国出版史》中看来的。

    1919年,普鲁斯特在伽利玛出版社出版《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二卷“在少-女花影下”(我在这里按照周克希先生的译名,书中胡小跃译为《追忆似水年华》、“在少-女们身旁”)。虽然销售和口碑都不错,但离加斯东·伽利玛和普鲁斯特的期望值还差得远,只有获得龚古尔奖才能让这本又长又难懂的书走进普通读者当中。七十五岁的老作家阿纳托尔·法朗士就不愿意读《在少-女花影下》,叹息道:“生命过于短暂而普鲁斯特太长了……”

    普鲁斯特作了周密的安排。从九月初开始,他就告诉一些朋友,他是今年龚古尔奖候选人之一。他经常去饭店吃饭,利用最好的朋友和最亲密的关系对龚古尔奖10个评委施加影响。

    十二月十日,龚古尔学院根据传统在特鲁昂饭店吃午饭,并宣布普鲁斯特得奖,但只比他的对手罗兰·多热莱斯多两票。多热莱斯的《木十字架》是一部现实主义小说,由阿尔班·米歇尔出版。

    《在少-女花影下》几天就卖光了。获奖宣布过去十多天后,伽利玛想尽办法,总算供上了货。书上包了腰封,上面写着“龚古尔奖”。这在伽利玛出版社的历史上是第一次。然而在评奖中败北的阿尔班·米歇尔脑子转得很快,他给多热莱斯的《木十字架》也做了同样的“龚古尔奖”腰封,上面加了一行小字“十票得了四票”。伽利玛一度想起诉阿尔班·米歇尔抄袭创意,但后来放弃了,觉得起诉跟做那个腰封同样都不光彩。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法朗士说“生命过于短暂而普鲁斯特太长了……”真是太有才了,让我想起巴勃罗-聂鲁达的诗句“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Love is so short, forgetting is so long.)
    好久没有读外国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