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15

    上学的烦恼,阅读的快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60580996.html

    自从法文系科班出生的何家炜兄加盟以后,压在我手里不见天日的一些法文书终于得到了解放。《加斯东·伽利玛》出版了,两年前买了版权的雷诺多奖获奖作品《上学的烦恼》(Chagrin d'école),也终于出来了。

    前年去蒙特利尔蓝色都市文学节的时候,恰好当年的文学节大奖颁给了这本书的作者达尼埃尔·佩纳克(Daniel Pennac)。所以我有幸在文学节开幕仪式上,见到了来领奖的佩纳克。佩纳克不会讲英文,所以我跟他说话还得通过翻译。现在都忘了当时跟他说什么,毕竟当时还没看过书的内容,也说不出什么东西。

    上周五终于拿到了《上学的烦恼》样书。在外面吃晚饭的时候读了起来。读了几页,一口饭差点笑喷出来!

    达尼埃尔·佩纳克是个早产儿,小时候就被视为笨蛋,上学只会调皮捣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差生。妈妈一辈子对这个小儿子忧心忡忡,哪怕他成年后当上中学教师,出书、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上电视做节目,“不管我的职业生涯多么稳定,不管我的文学创作如何得到承认,她听别人说我什么,或者在报纸上读到什么,都不足以让她完全放心……在她内心深处,依然隐藏着那个坏学生让她产生的忧虑。”

    这种忧虑是如此根深蒂固,乃至于当六十多岁的达尼埃尔来看望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临走时,“妈妈将手放到我的手上,又问道:

          “你在巴黎真有一套房子?”

    总之,在这本《上学的烦恼》中,当了二十多年教师的佩纳克,回过头来看看童年自己这个混世魔王,更有一番心得。

    在这里抄一段令我差点笑喷的文字:

    中学会考那年,一天下午,父亲给我上一堂三角课,我的房间就当教室,家里的狗不声不响,睡在我们身后的床上。父亲注意到了,就吆喝它走开:

    “狗,出去,到你的椅子上去!”

    五分钟过后,狗又趴在床上了。它跑出去一趟,倒是特意叼来它的旧椅垫,这回睡到垫子上了。当然了,大家一致赞扬,而且夸得有道理:一个动物,还能把一道禁令同清洁的概念联系起来,从而得出结论,它若想陪伴主人,就必须铺好床。致敬,显而易见,这是不折不扣的推理!不分年龄段,这事成为全家谈论的话题。我本人也从中受到了教育,甚至家里的狗,都比我理解得快。还记得当时我对着狗耳朵悄悄说了一句:

    “狗屁精,明天你去上学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