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4

    是谁授予了你转载的权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56966733.html

    过去在报社的时候,报社里每个月要做一个统计,统计每个记者的稿子被其他媒体转载的情况。转载的媒体还分三六九等呢。譬如被《新华文摘》这样的“权威杂志”转载,领导似乎就挺兴高采烈的。到了年终向上汇报成绩,稿子的被转载率,还是挺重要的考核标准。

    我那时就始终想不明白:怎么从来就没有一家文摘类报刊主动征求我本人或者我所在报社的许可,就拿去转载了呢?那些转载我稿子的报刊,有的还主动寄稿费(稿费多少还得他们看着给),有的只是寄一份样刊,有的什么都不寄,更有甚者,把我的稿子加上他们记者的名字就堂而皇之发了呢?

    问报社的老师,得到的解答是:我国报刊历来就可以不经作者许可直接拿已经发表过的文章转载,只要支付稿费就可以了。我问:那对方怎么知道稿费寄到哪里去?回答是:如果联系不上作者,可以把稿费寄到国家版权局指定的单位,即中国著作权使用报酬收转中心。

    可巧了。去年年初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是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的,不知道怎么查到我的电话,说是几年来我的一些文章被某些报刊转载,那些报刊都把稿费寄给他们了。现在他们正在清理,要把稿费转给我。既然给钱,当然要拿喽。于是我把邮寄地址留给他们。之后就一直没下文了。前两个星期收到一张汇款单,一共九百多块钱,汇款方是中华版权代理公司,于是想起去年的那个电话。上网一查,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直属事业单位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的网站上是这样介绍的:

    中华版权代理总公司(CAC)成立于1988年,是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我国第一家综合性版权代理机构,也是目前我国规模最大的综合性版权代理和版权社会服务机构。1998年,划归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管理。目前,公司已与俄罗斯、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乌克兰、格鲁吉亚、巴西等国及我国台湾、香港、澳门地区的多家版权机构、包括版权代理机构和出版公司建立了长期友好的合作关系。经过20年的发展,公司已拥有一批精通英、俄、日、法、德、西班牙等语种、业务精湛、爱岗敬业的版权代理业务人员,形成了一整套科学、规范、有效的业务运作模式和经营管理模式,积累了丰富的作者、作品、使用者资源和大量的国内外出版、版权相关信息。在国内外版权界、出版界享有良好的声誉,为中国版权贸易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公司正处在资产剥离和股份制改造过程中。改制后,公司除了继续开展和提升原有业务,开展更广泛的国际合作外,将更专注于开发和提供与数字内容产业及新媒体业务相关的版权服务,包括面向互联网的版权费用结算平台、手机媒体的版权业务基础平台、版权数字登记平台的建设和运营等。

    我收到了900多块钱稿费,是不是应该向中华版权代理总公司表示感谢呢?感谢归感谢,疑问接着来了。我作为著作权人,什么时候授权这家公司(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网站表述,中华版权代理总公司是企业建制,2009年开始,中国著作权使用报酬收转中心的职能已经划归中华版权代理总公司http://www.ccopyright.com.cn/cms/ArticleServlet?articleID=3827)代收我的转载稿费了呢?既然为我提供了服务,能否给我一个清单,列明哪个时间段,哪些报刊转载了我的哪些文章,支付了多少笔稿费?还要说明:有没有代理费?如果有,代理费是多少?如果不声不响打闷包,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寄给你一笔稿费,我怎么知道我总共有多少稿费在你那里?以后还会有稿费吗?全国上下那么多写作者,你们是怎样管理这么庞大的转载稿费的?(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网站上说累计已有2000多万元。)

    如果这些问题不说清楚,那么,这样的代理,跟许多文摘类报刊不经作者许可就擅自转载文章,不是同样的强盗逻辑吗?

    各位看官看到这里一定觉得这整个链条荒唐之极。但这既是现实,也是有法律依据的现状。这些年一直在跟版权书打交道,才发现这套游戏规则,说的偏激点:完全是建立在践踏作者著作权基础上的扯淡——还是用法律的名义保障的扯淡。

    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十二条规定:

    第三十二条 著作权人向报社、期刊社投稿的,自稿件发出之日起十五日内未收到报社通知决定刊登的,或者自稿件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收到期刊社通知决定刊登的,可以将同一作品向其他报社、期刊社投稿。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

    作品刊登后,除著作权人声明不得转载、摘编的外,其他报刊可以转载或者作为文摘、资料刊登,但应当按照规定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

    吊诡之处就在这里。著作权法为《读者》之类的文摘报刊大开方便之门,然后国家又让政府部门下属的企业垄断转载稿费的收转业务。唯一的权利受侵犯者,就是这部法律要保护的著作权人本身。

    关于这一条款的问题,恰好在网上看到中国社科院刘白驹先生发表在《中国社科院学报》上的文章“报刊转载文章的著作权问题”,已经说得比较透彻了,我就不展开细说了。

    由这个问题,再联系到从网络到平面媒体,侵犯著作权的案例已经到了令人熟视无睹的程度。各位如果回想一下广大媒体和众多作家在讨伐google数字图书馆问题上气势汹汹的态度,就会觉得好笑了。

    分享到:

    评论

  • 大哥,这个确实不合理。你应该把这篇文章发表了
  • 大哥,在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找个你不认识的人来代表你参与选举、提案的地方,你还能拿到钱就不错了。
    好多人还因为他们不认识的代表的提案丢了很多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