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1-05

    两个老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567265.html

    欠了好些天的债.憋不住要换掉一点.先写昨天的事情.

    吃完午饭,去复旦看谢蔚明和贾植芳.他们俩,一个89,一个90.

    走在国定路上,远处高高的楼房还在造.那是为2005复旦百年纪念盖的.记得以前听老谢说,四平路国定路上很多房子都为此拆了.要重新盖.靠.这复旦的势力范围可真够大的啊.

    老谢家在底楼,楼梯进口旁边,旧不拉几几排绿色小信箱,旁边一个硕大的木箱,一尺来高,上写"103室",突兀得很.赫赫,老先生一天最大的乐趣,大概就是打开这个大箱子,看看里面有什么宝贝.

    房间很暗,得开灯.89岁的老人,笑呵呵地等着我.天气很冷,他穿得很多,精瘦的脑袋和臃肿的身子看起来颇像<大块头有大智慧>里的肌肉男刘德华.很是可爱.

    喝完一杯热水,便跟着他找贾植芳去."快的话,我们十分钟就能到."老先生走得很快,"贾植芳说我们是阶级兄弟.他是胡风反革命集团,我是右派,都是一个阶级的."

    贾植芳的家,在复旦第九宿舍.拐了两个弯,便到了底楼.门口厨房间的炉子上,突突突煮着什么东西.老谢说,老贾每天下午睡觉,起床以后要吃些东西的.

    进屋,贾植芳还是在那正对门的椅子上坐着.他又不认识我了.直到我说了两遍文汇读书周报,他似乎有些恍然大悟,从桌上的天安门香烟包里抽出一支:"老彭,抽烟.":)))

    说起邵洵美,他的记性一下子清醒了."他家在静安寺,就是有名的斜桥邵家^^^^^^"说着说着,说到XX,一位跟他们年纪相仿的翻译家.贾植芳笑嘻嘻地说,XX,嘿嘿,他人很小气的.那年在哪里哪里开会,二两五分粮票^^^^^^可惜"翻译"临时走开,这段小气故事终究还是没有听懂.

    说了一会儿邵洵美,老贾突然看着我,说,"你有四十几岁了?"嘴里一口茶差点喷出.这老头可真逗哇.

    从贾家出来,老谢得意洋洋地带我穿过一条满是涂雅的小巷,钻进一家三折书店.我见其中不少山东画报社近几年的新书,"这也是三折?""全部三折,全部三折."活活

    老谢执意要送我去车站.尽管他每天收听的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节目马上开始了,尽管我已来过N多次."我怕你不认识路."老人说.上了车,回头一看,他还在下面挥手.我知道,这是老辈人的礼节.

     

     

     

     

     

    分享到:

    评论

  • 太久没有去看望蔚明先生了!很想念他!!

    那间103室是我熟悉的。还有热情的阿姨。想念他们!
  • 真是可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