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13

    科斯托娃回来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56255382.html

    科斯托娃回来了,博客大巴回来了。我也回来了。

    2006年时我出版了一本还算畅销的小说《历史学家》(The Historian)。这好像是我自己经手的所谓商业小说。说商业,它又不像丹·布朗、詹姆斯·帕特森等商业味更重、节奏更快的纯惊悚悬疑小说。作者伊丽莎白·科斯托娃(Elizabeth Kostova)毕竟是学艺术史的女性,书中对东欧各地的风情、传说的描写,史料的利用,还挺吸引人的。字里行间洋溢着女性的柔情,尤其是刻画历史学家的职业热情,有时也让人感动。据说国内有高校历史系还将这本书推荐给新生。

    当然《历史学家》在国内所引起的关注与它在美国的火爆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最初Little, Brown因为极为看好它的潜力,花了200万美元一举买下这本处女作小说的全球版权,并斥上百万美元做营销。营销疯狂到什么程度呢?就拿卖版权来说吧。今天问我要不要科斯托娃接受美国电视采访的录像带,过两天UPS的包裹就送到了。效果当然立竿见影:2005年该书出版第一周就冲上了纽约时报畅销书榜榜首位置,创下了处女作小说第一周登上该榜榜首的记录。

    出了这本书之后,我算是对这类具有一定文学、知识含量的畅销书有了初步的认识。假如小说情节写得好看吸引人,又能让人从中了解到许多过去陌生但又挺有趣的知识,这样的小说为什么不出呢?

    当然,伊丽莎白·科斯托娃也成了我重点关注的作家。她究竟是那种昙花一现的一本书作家,还是后劲十足、勤劳认真的长线作家?

    去年伦敦书展前,我终于在Little, Brown发出的rights guide中发现了科斯托娃以及她的新书情况。但当时仅有短短一段新书介绍,不知究竟。到了下半年,离法兰克福书展还有一个来月的时候,总算等来了这部新书The Swan Thieves(暂且叫它《偷天鹅的人》吧)的书稿。赶紧抓紧时间读了几章。印象是,此书似乎比《历史学家》写得更为成熟、细腻,而且这次涉及的历史知识是作者熟悉擅长的艺术史领域(印象派)。就故事而言,侧重于围绕爱情来设置悬念情节,因而也更能吸引女性读者。我的判断是此书可能会比《历史学家》更为持续畅销。

    新年前后几家英文媒体纷纷预测2010年上半年有什么重头书,定于1月12日的《偷天鹅的人》无一例外都被提及。刚刚看到美联社已经发出了关于该书的电讯:
    http://news.yahoo.com/s/ap/20100111/ap_en_ot/us_book_review_swan_thieves

    预祝The Swan Thieves成功。当然,也预告一下,该书中文版争取能在今年下半年出版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太好了。我很喜欢她,期待新书。说起来,认识你就是因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