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20

    兰登书屋VS简·弗里曼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54362849.html

    《南方读书报·南方阅读》2009年12月20日号

    据说担任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C EO长达10年的简·弗里曼,是国际出版界最有权势的女强人。去年6月当她突然宣布离职的消息传出时,业界颇为惊愕。她是被哈珀-柯林斯的母公司新闻集团老板默多克炒了,还是主动离职?有一点是肯定的:虽然年已64岁,但精力旺盛的她绝不会就此“退出江湖”。一度有传言说,她要去哈佛商学院当教授。

    果然,今年10月,简·弗里曼高调宣布,她已筹得300万美元资金,与电影制片人杰弗里·夏普合作成立了一个名为“开放之路整合传媒”的公司,主攻方向是:电子书。首批考虑出版的,将是威廉·斯泰伦的《苏菲的选择》、约瑟夫·海勒的《第二十二条军规》、艾丽丝·默多克等经典作家的作品。业者都知道,不断再版的长销书是支撑所有出版社的基石,可以保证出版社年复一年的稳定收入。因此,明眼人一看便知:简·弗里曼这是在放传统出版社的血!

    12月11日,兰登书屋集团CEO马库斯·多尔突然给数十家文学经纪公司发了一封信,强调兰登书屋过去与作者签订的合同已经授予了兰登书屋“独家出版电子书的权利”。

    马库斯·多尔的信明显针对简·弗里曼的“开放之路”。威廉·斯泰伦于2006年去世,终其一生,他的所有作品均经兰登书屋传奇编辑鲍勃·卢米斯之手出版。“开放之路”与威廉·斯泰伦的家人所达成的8部作品电子版权协议,不啻釜底抽薪,同时开了恶例:如果所有经典作品版权拥有者都弃出版社不顾,直接把电子书版权交给“开放之路”这样的公司甚至给亚马逊,出版社如何坐得住?

    目前围绕电子书的焦点问题,一是电子书阅读载体的开发与销售,二是图书电子版权的授权。说白了,就是作者、出版者、销售者等相关各方利润分成的博弈。尽管近10年来,传统出版社也在面对数字时代不断调整战略,适时推出图书的电子版,与亚马逊、索尼等阅读器销售商合作。但是,出版社在电子书出现之前签订的图书协议是否必然包含了电子书这种出版形式、出版社又与作者的利润如何分配等问题,始终存在争议。传统上,根据合同,出版社有权“以书的形式”(in book form )出版作品。可是“电子书”是书的形式吗?作家和文学经纪人显然不这么认为。目前,美国主要出版集团给作者的电子书版税为25%左右。而作家们和代表作家利益的文学经纪公司普遍认为,相比传统书籍,电子书的制作与发行成本低得多,因此,电子书的版税应该提高才对。倘若传统出版社不能提高电子书版税,他们为何不选择出价更高的公司呢?在这种情况下,简·弗里曼的“开放之路”开出高达50%的作者版税,同时配以视频等各种形式的网络推广手段,自然极具诱惑力。

    不仅是像威廉·斯泰伦这样影响力已在下降的已故作家,更让出版界紧张的是像《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作者史蒂芬·柯维这样的超级畅销书作家,也舍出版社而去。最近,亚马逊宣布,史蒂芬·柯维已将他畅销二十年的《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电子版权,从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拿出,直接签给亚马逊独家在Kindle上销售。

    控制数百位全球现当代重要作家版权的美国重量级文学经纪人安德鲁·怀利说的话意味深长:“出版社如果不认真讨论这个问题,就可能面临完全被排除在电子书版权之外的危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上这篇文章写了近来美国出版界震动比较大的事情。谈几点感想。一,形势比人强,传统出版社很有可能会被迫提高电子书的版税。二,兰登书屋集团的CEO马库斯·多尔可能是个独来独往的德国佬,在这种影响全行业的事情处理上,居然不是联合其他出版集团共同向文学经纪公司施压,而是率先挑衅。挺蠢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贝塔斯曼可以退出兰登书屋,还他们以“清白”之身。三,电子书的游戏规则尚在逐渐成型中。作者、文学经纪公司、出版社、电子书销售发行商之间的这次利益博弈,必将会电子书今后的发展格局,包括google的数字图书馆项目产生影响。四,在中国,无论是出版社还是作者,对自身拥有哪些权利,对国外的电子书、数字图书馆谈判到底在谈些什么,认识还是不足的。所以会出现文字著作权协会这样一个机构居然俨然成了全中国的代表,冲在前面跟google谈判的局面。中国作家协会哪里去了?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乃至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哪里去了?至少名义上讲,中国作协和版协,是维护为数众多的作家和官方出版社利益的官方机构。

    分享到:

    评论

  • 他们卖红薯去了当宋思明去了
  • Colleagues——would you mind sharing an MS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