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2

    托宾在上海(2)-买画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53559837.html

    在家休息两周,读完《布鲁克林》却只用了一天时间。不由想起差不多一个月前作者托宾在上海时自己谈起这部作品的种种。还是接着写(2)吧,让无机客兄弟久等了。

    11月8日是星期天,事先说好,这天是自由活动时间,除了下午要去M-on-the-Bund做朗读活动。原本有个老外自告奋勇说要当向导,要带托宾作一所谓historical tour of Shanghai。我事先在信里跟托宾说,也好,没准还是你们西方同类比我更了解你对什么样的上海感兴趣。没想到事到临头,那老外放了鸽子。于是还是由我自己带他走走吧。去哪儿呢?杨浦的犹太难民纪念馆?虹口的鲁迅纪念馆?不过一见面,他自己就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他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Moganshan Road。不知是什么朋友推荐他去莫干山路的M50看看。我算松了一口气。出租车司机居然不认路,不知道是否故意。我看他大致方向没错,也就没吭声,看他怎么开。开到中途靠在路边看地图。托宾又跟我开玩笑:“全世界的城市里,最不认路的就是出租车司机。伦敦的出租车也这样!”

    开到昌化路苏州河边,我们下了车,带他走一段也好,顺便简单跟他说说苏州河边这些老厂房、老仓库如今被改造成画廊、艺术空间的情况。拐了弯,一看到画廊他就眉开眼笑。我说这是99号,还没到M50呢。他说管它呢,咱们就从99号看起吧。99号的主人是位台湾艺术家。他的作品大都从草书中获取灵感。看得出来,托宾挺喜欢抽象艺术。隔壁一家画廊卖的都是当代波普。他瞧了一眼就掉头就走。再过去一家吸引了他。有几幅黄苗子的版画。往里面走,上楼,他兴奋起来。因为他一眼就看到了吴冠中的版画。当然,他并不知道吴冠中。这家画廊代理不少吴冠中的版画作品。他站在一幅大尺寸的版画前狂看,一边口吐那个四字单词,喃喃自语,喜欢得要死。问我这画多少钱。一看标价,近10万元。他颇为郁闷,转去看别的画,每一幅吴冠中的版画,他都喜欢。转了一大圈,我找出一本catalogue,上面有吴冠中先生的英文简介。他看着吴的照片:“嗨,你看他长得像不像佛?”后来他发现有几幅小尺寸、复制量大一些的,价格不错。我说吴冠中的画在市场上赝品较多。他说要不问问这里,这是不是赝品?我说:“这……”他一拍我肩膀,哈哈大笑:“开玩笑,别当真。”他没有当场决定,先去M50再说。

    走进M50,他兴奋像个孩子。有个姑娘穿着婚纱,摄影师在给她拍照。托宾停下来看看,冲姑娘笑笑。在一家家画廊走进走出。走到一拐角处,墙上贴着一张大海报,是周海婴的摄影展《朝影夕拾:周海婴镜头下的老上海》,用的是这张照片。我想起托宾去北京还要出席企鹅中国举办的《鲁迅小说全集》英文版首发式,便跟他说这是中国现代文学之父的儿子的摄影展。他一看海报便说:这又展览吗?你带我去。

    跑进旁边的爱普生影艺坊。展厅里没有什么人。他又兴奋地喃喃自语。“快看快看!”他叫我过去。是下面这张照片。这些亮光光的男人身体让他眉开眼笑,没想到1950年的上海这么新潮。我们知道,托宾是公开的“同志”。

     

     临走,他买了一本摄影展的catalogue。

    中午12点了。由于还要去上海博物馆,我便催他走。他说我们再去刚才卖吴冠中版画的画廊去一下吧。我们便直奔那里,一进门就往二楼跑。画廊的一位小姐很聪明,见我们第二次来,知道要买画,马上跟了上来。最后挑了两幅尺寸小的版画。我问他打算把画放在哪里?他说会放在爱尔兰老家海边别墅里。那里面对着大海,他每年总会在那里住一段时间,安静写作。绘画常常给他以写作的灵感,能让他想象的场景具体化。他在美国版Esquire写一个专栏,主题就是艺术。 

    开开心心往外走,路上他突然一拍我,“看那个司机,他在看书!”马路对面停着一辆大巴,司机正坐在车门下的地上晒着太阳低头看书。“快看,他在笑!”我不得不佩服托宾敏锐的观察力。

    晚餐时,他拿出这本catalogue给许多外国朋友看。他尤其喜欢封面上那张照片(上面第一张)。后来,他给我写信说,在北京见到了周海婴,问他买了这张照片。也许他会在《伦敦书评》上写一篇文章。

    分享到:

    评论

  • 认真的PL老师和逗趣的托宾老头儿=P
    如果他写了啥回顾,也介绍下吧。
    同样看不到照片。。
  • 怎么看不到照片?
    他很有趣,特别是笑的时候脸颊上的那道皱纹,像是假的。
    另外有点心疼,听讲座的好像很多人之前并没有读过他的书,我晚上回去对人讲,安慰我说优秀的作家很多,也许别人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只是我英语太烂,听的是一知半解。
    很遗憾六七年前放弃学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