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08

    托宾在上海(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50684479.html

    7日晚上早早到了浦东机场。托宾将于19.10从伦敦转道香港到上海。飞机晚点近一小时。一直等到八点半左右,才见他缩着脖子推着行李车出来。其实他也没怎么缩着脖子,也不是因为冷,而是他脖子比较短:)

    前段时间约LILY为《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做一个托宾的电子邮件专访。她读了几本托宾的书,也看了一些托宾以往的采访,觉得“非常有趣,他直率幽默,与他作品沉静忧伤的风格,截然不同。”。从昨晚到现在,跟他混了一天,屡屡被他鬼头鬼脑的冷幽默笑翻。LILY说得一点没错。先随笔记一点,省得忘记。

    他住的酒店就在我们办公室对面。附近有家宠物医院,那是一幢二十几的高层建筑,其实医院只占下面两三层。大大的霓虹灯打着xx Pet Hospital,到了晚上开着灯特别醒目。坐出租车经过,托宾惊呼:“快看!宠物医院!天哪,这么大的宠物医院!”我说上面那么多层肯定是人住的。他却在那里奸笑:“Are you sure?”我还傻乎乎回答说“当然。”他喃喃自语:“我回去要告诉别人,上海有这么大的宠物医院,整幢高层建筑都是!”两天里坐车经过三四次,每次他都像小孩一样一惊一乍:“Pet Hospital!”

    昨晚到酒店已经9点多,附近的餐厅大多接近关门时间了,带他去田子坊觅食。路上经过便利店,他假装大惊小怪:oh, supermarket! 旁边有个药房,我顺嘴说drugstore,他马上又一脸坏笑:“drug!” 走进田子坊,他更兴奋了:“哇,这地方很trendy,我们现在也很trendy哦!”我琢磨半天,也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在自嘲呢,还是真兴奋。

    今天上午到了酒店,他已经等在大堂跃跃欲试准备出发。拿出今天的《东方早报·上海书评》给他看封面上他的肖像画,他哈哈大笑,手指画上的皮鞋抗议:“我可从来不穿这样的鞋子!”

     

     

     

    分享到:

    评论

  • 刚看到,观察家上的年度十大有托宾
  • 希望看到托宾在上海(2)
  • 听了北外的讲座。
    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提到当他是个少年,第一次离家长期在校,过了十来天,他忽然感觉到那种“突如其来的恐慌和黑暗”。
    这很像他的文字本身。细致,准确。
    当然托老爷子本人确实很好玩儿。
    彭兄的“奸笑”一词太传神了。有时候他是在那儿自己咯咯乐。
  • 真好啊,中国要多这样的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