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08

    说说文学奖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46024960.html

    做外国文学的编辑都知道,找选题的一个重要参考依据,是看这本书得过什么奖。碰上诺贝尔奖开奖,那无论看没看过获奖作家的作品,大大小小的出版社都会一哄而上。记得哈罗德·品特获奖那年,品特那么难懂的剧本,都会有十多家出版社起劲地联系版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几年过去了,品特剧本似乎仍未在中国授权出版。我很想问问当年那些疯狂报价的出版社,现在是不是还愿意出?

    据说品特方面对出版社的出版资格比较挑剔,一个是要求译者必须是搞戏剧的专业人士,二是出版社所在的城市必须在戏剧演出方面达到一定的规模,三,当然是出版社必须有出版话剧剧本的经验。这样一衡量,最有竞争力的,无非北京、上海两地的出版社。品特经纪公司看似放着到手的钱不赚,有点傻,实则很专业。因为倘若出版社并非真心诚意要好好经营品特的戏剧作品,而只是冲着诺贝尔这块招牌而去,那书出了也很可能是一锤子买卖,并无益于扩大品特戏剧在中国的影响力。

    话扯远了。回到图书出版、文学奖的话题。在出版自由、发达的国家,大大小小的文学奖、图书奖,往往难以胜数。前年去巴塞罗那,被加泰罗尼亚文化语言推广机构雷蒙·吕尔学院带着拜访了不少出版社和文学经纪公司。对方拿出目录一页一页介绍他们的作者和作品,往往会强调,这本书得过什么奖,那本书得过什么奖。到最后大家发现,他们介绍的重点书几乎都得过什么奖。学院派的领队卡洛塔自嘲:得奖的是大多数,没得奖的是小部分。加泰罗尼亚地区人口区区700万已是如此,其他国家的文学奖之多,可想而知。

    文学奖那么多,有什么用?

    第二大好处是可以制造新闻热点话题,带动图书销售。在这方面,布克奖能在今日英语文坛具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和成功,与其精心设计的评奖流程有很大关系。从宣布评委名单(评委中不都是作家、评论家、学者,还可能有演员、电视节目主持人等公众人物,帅哥休·格兰特几年前就当过Whitebread奖的评委),到宣布10多本书的入围长名单Longlist,再到宣布6本书的短名单shortlist,到最后电视直播、盛大的颁奖宴会上宣布最终的获奖者,前后长达好几个月时间,新闻话题不断。得益的,当然是借此提高知名度的作者和入围、获奖作品销量上升的出版社,而从更大的层面看,获益的也是整个出版业乃至全社会,因为每年总有这么一段时间,严肃文学得以透过媒体吸引普通读者的注意,让他们走近这些作品,提升他们的阅读欣赏水平。

    第二大好处是有利于推广本国文学作品的国际版权销售。对于编辑来说,一本书得过文学图书奖,自然会对它多注意一点。看看市面上流通的外国小说吧,没得过任何奖的还真稀罕。我可不相信初出茅庐的新作家乔纳森·利特尔如果没有得龚古尔奖,译林社会买他那本900多页的法语小说《复仇女神》(Les Bienveillantes)版权。

    无论从哪些方面看,中国的文学、图书奖就有点不知道为什么设立的了。政府设立的国家图书奖,奖的是什么书,对推动大众阅读、推动出版业的发展有什么作用,上网搜搜那些获奖图书就知道了。吊诡的是,许多出版社投入巨资宁做赔本的买卖,出没有人看的书,有时候就为了去得这个国家图书奖哩。茅盾文学奖,权威吧。它可是每四年评选一次的哦,跟奥运会、世界杯似的。可四年评一回(这还不是固定的,有时三年,有时五年),评出来的书多是出版两三年、市场上未必找得着的书。读者买不到书,评了奖有什么用呢?一次还评出三四本获奖作品,搞平衡哪,权威性在哪里?南方都市报搞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搞了七年,好像挺热闹的,但它自身既是媒体的身份,必然导致其他媒体不太会全力地做报道——谁会这么傻,给竞争对手做那么多广告呢?

    我在报社的时候,还听说过一件好玩事情。有一天上面发来通知(不知是哪一级),要求未经批准,民间不得擅自设立文学奖、图书奖之类的奖项评选。(可能还有一些具体说法,我忘了。)说到底,这其实是话语权的问题,这里就不展开说了。

    今天说到这个话题,其实是因为法国大使馆今年设立的“傅雷翻译出版奖”(每年一届)。今年年初,我就收到大使馆文化处群发的通知,说要设立这个奖,鼓励、推广法国社科文艺类图书在中国的出版。怎么评选呢?凡是出版法国人文、社科、艺术、文学领域的出版社和文化公司均可选送不超过两本书,出版期限是2008年6月至2009年5月底。法国大使馆组织5名法国评委和5名中国评委(这10人中法文都好)共同评选,先选出8本初选作品,最后选出1本获奖作品,将近8000欧元,由出版社和译者平分。9月4日,法国大使馆就在北京书展上,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了8部入围作品名单。那天我匆匆开完一个会跑去看,因为我们也报了袁筱一翻译的内米洛夫斯基《大卫·格德尔/舞会》参选,她还有另一本译作《多米尼克·奥利》也由新星出版社参选了。后来公布名单,总算松了一口气。

    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著, 张祖建译《面具之道》(La voie des masques),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多米尼克· 费尔南德兹著,余中先译《在天使手中》(Dans la main de l'ange),吉林出版集团

    勒 · 柯布西耶 著,李浩译《明日之城市》(Urbanisme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夏尔 · 波德莱尔著,郭宏安译《人造天堂》(Les paradis artificiels ),上海三联书店

    伊莱娜· 内米洛夫斯基著, 袁筱一译《大卫 · 格德尔, 舞会》(David Golder ; Le bal ),人民文学出版社

    弗朗索瓦 · 多斯 著,马胜利译《碎片花的历史学 : 从《年鉴》到新史学》(L'histoire en miettes, Des annales à la "nouvelle histoire"),北京大学出版社

    菲利普 ·尼摩著,阎雪梅译《什么是西方》(Qu'est-ce que l'Occident?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蒙田著,马振骋译的《蒙田随笔全集》(Les essais ),上海书店出版社

    翻译奖,国内其实也有好几个,什么戈宝权翻译奖,韩素音翻译奖,卡西欧杯翻译大奖赛等等。不过这些好像主要都是面向高校学生的,参选作品也都是文章或作品片段,而不是整本书。跟出版业没多大关系,也出不了什么新闻,无非是一等奖空缺、好译者难觅之类的老掉牙话题。

    从这个层面上看,傅雷翻译出版奖其实是借鉴了法国以及其他国家比较通行的图书奖做法,有比较公开、简单的评选规则,也注意与媒体持续的沟通,还能调动出版社和译者的积极性。这肯定会推动更多法国图书在中国出版。希望其他国家的大使馆也奋起直追,都来设立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