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24

    黄树南先生与《在乌苏里的莽林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45007238.html

    五年前,我离开报社,来到刚成立的99,开始学做出版。一天,老板叫我去,说有套老书值得再版,具体情况命我向他的好友、浙江文艺社的资深编辑李庆西老师联系。

    原来李老师一直惦记着197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一套老书《在乌苏里的莽林中》的中译本,上下两册。当时是作为中苏关系史料的一种,内部发行,流世不多。《在乌苏里的莽林中》是俄国远东考察家、地理学家、民族学家阿尔谢尼耶夫在乌苏里地区考察的见闻和感受。李老师曾经在《读书》杂志上写过文章介绍这套书:“《在乌苏里的莽林中》记述阿尔谢尼耶夫1902至1907年前后三次率队考察乌苏里山区所见所闻,是带有叙事成分的探险日志。那不仅仅是沿着河谷向森林腹地行进的一路艰险,也有峰回路转的欣喜发现,在穿越沼泽或是林间露宿的每一个片断都记录着不期而遇的事况。作者对原始森林地貌景观的细微描述实在令人叫绝,那些极具感性的文字给乌苏里的山川草木赋予了一种灵性,很难说那是科学家的审视还是诗人对自然与生命的赞叹。
      这本书真正的主题是对人与自然关系以及人性的思考。 ”

    看了他的评论,我也对这本奇书大感兴趣。可是怎么找到译者呢?商务印书馆的旧版上,写的是“黑龙江大学俄语系翻译组译”。

    有困难,找小强。

    短信过去,片刻就回:这书是我爸他们翻译的。真是意外惊喜。原来小强老师的父亲张大本教授也是这本书的译者之一。黑龙江大学俄语系在国内俄语界可是鼎鼎大名。我听黑大中文系毕业的李老师闲聊,据说黑大俄语系的夫妻教授在家里吵架都是用俄语的……

    得小强指示,我联系到已经调到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的黄树南教授,因为他是当年“黑龙江大学俄语系翻译组”的组长,《在乌苏里的莽林中》主要由他负责牵头。黄先生个人也极喜欢这本书,欣然同意把译本交给我们重出,还推荐我们选用与《在乌苏里的莽林中》有关的一本苏联青少年读物中的插图。为此,他请黑大的老同事从图书馆中把这本书借出来寄给我。

    这本书的译文极为优美,人文社的俄文编辑温哲仙看完书稿也爱上了它。她打电话来建议:书里面写到那么多动植物,咱们能不能配上插图,这样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还可以从中学到许多动植物知识呢。

    我当时刚当编辑不久,手里编的书不多,正是比较空的时候。说干就干,就照着译文后面附的动植物拉丁名和中文译名到网上疯找,七七八八找了一大堆。因为像素原因,有的图片放大了很糊,于是索性就都做成小图,以附录形式排在上下册书的后面,一本放动物,一本放植物。

     

    2005年2月书出版后,黄树南先生很喜欢,过了一阵子,寄来一封信,把他发现的一些错别字和可修改之处都列了出来。

    这套书印量不多,到05年年底上下册就卖光了。台湾知书房出版社的老板不知从哪里看到这两本书,跑来买繁体字版权。

    今天旧事重提,是因为今天收到小强的短信:“著名俄语文学翻译家黄树南老师今早7.25因病在南京去世。代表译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乌苏里的莽林中》等”。我知道像黄先生这样的学者、翻译家和他们所作出的贡献,并不会引起媒体的多少兴趣。几年前,黄先生曾来信,推荐一本关于卫国战争的苏联经典小说,大部头,问我是否有兴趣出版。很惭愧,在如今的出版环境下,我无法贸然答应黄先生。今天写这篇博客,也是希望让更多人知道曾经有这样一位卓越的俄语文学学者和翻译家。希望有机会可以再版《在乌苏里的莽林中》,可以把黄先生列出的错统统改掉。以下是黄树南先生为《在乌苏里的莽林中》写的译者前言。

     

    译者前言

        读者面前的这本《在乌苏里的莽林中》是由两部独立的、但是内容上有密切联系的作品构成,一部是《乌苏里地区之行》(新版中译本更名为《乌苏里山区历险记》),另一部是《德尔苏?乌扎拉》。两部作品讲的都是作者在乌苏里地区考察的见闻和感受。

    乌苏里地区指的是黑龙江右支流乌苏里江以东至太平洋海岸的大片土地,大约四十万平方公里。这个地区原是我国的领土,1860年被沙皇俄国通过不平等的《中俄北京条约》割占。这里有众多崇山峻岭,有广阔无垠的原始森林,有丰富的矿藏资源,有丰厚肥沃的土地。为开发这片土地,向乌苏里地区移民,沙俄政府曾多次组织人马,对乌苏里地区进行探险考察。阿尔谢尼耶夫的考察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本书作者弗·克·阿尔谢尼耶夫(1872-1930年)是苏联的一位民族学家、地理学家、作家。他是俄国地理学会会员、俄国东方学会会员,曾任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博物馆馆长,俄国地理学会阿穆尔(黑龙江)分会会长。

    阿尔谢尼耶夫1872年出生在彼得堡的一个铁路员工的家庭。1895年他从彼得堡步兵士官学校毕业后,便进入军界供职。1900年他调到远东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工作。阿尔谢尼耶夫对地理深感兴趣,又喜欢打猎。当时,符拉迪沃斯托克还是一个不大的城市,周边有许多荒山野岭。他在这里常常身背猎枪,登山涉水,进出原始森林,走遍了周围的山山水水,探测了无数大小路径,领略了自然界的无限风光,为他今后的考察事业打下了基础。上级见他有此兴趣和特长,遂任命他的“狩猎队”队长。名为“狩猎队”,实际上是搜集军事、经济、地理、民族等方面资料的考察队。

    阿尔谢尼耶夫1902年正式组建第一支考察队,考察了乌苏里地区南部和兴凯湖部分地区,从而拉开了他延续多年的考察活动的序幕。接着,他又考察了锡霍特山区(1906-1910年)、堪察加半岛(1918年)、科曼多尔群岛(1923年)、乌苏里地区北部(1927年)以及鄂霍次克海的约内岛等地。考察成了他的毕生事业,而考察的对象则主要是乌苏里地区。

    从1910年开始,阿尔谢尼耶夫以《旅途日记摘抄》为总标题,陆续在报刊上发表了一系列游记性质的文章,或者如他所说是“科学普及性质的地区纪行”,讲述他在乌苏里地区考察的经历。到1917年,他已撰写了三部分,准备付梓。这三部分是:1.《乌苏里地区之行》,2.《德尔苏?乌扎拉》,3.《在锡霍特山中》。但是不久爆发了十月革命,他的书只好延期刊印。前两部分分别在1921年和1923年出版。1926年他又对这两部书作了删改,“以适应学校和广大读者的需要”,合为一本,以《在乌苏里的莽林中》为出名,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出版。第三部分的单行本直到1937年才问世,这时离他去世已经七年。此外,他还有《1901-1911年乌苏里地区军事地理和军事统计概要》、《乌苏里地区的中国人》、《穿越原始森林》等著作出版。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符拉迪沃斯托克出版了他的六卷本文集。

    阿尔谢尼耶夫所描写的乌苏里地区及其原始森林,当时还处于没有遭到破坏和污染的原始状态,对广大读者来说,这是一个新奇而陌生的世界。题材的新颖、对自然现象观察的细致入微、严格的科学性和趣味性有机结合、描写的准确生动、文笔的清新自然是阿尔谢尼耶夫创作的特色。这些特色使他的作品一经问世,立即引起读书界的关注。连当时远在意大利的高尔基也很快读到了他的《在乌苏里的莽林中》,并作出了高度评价。高尔基认为,这部书具有“毋庸置疑的巨大的学术价值”,他“为它的表现力而入迷,而倾倒”。高尔基指出,阿尔谢尼耶夫的作品,“成功地体现了布雷姆和库珀的结合”。布雷姆(1829-1894年)是德国的动物学家,著有多种描写动物世界的科学作品。库珀(1789-1851年)是美国作家,他的作品中常有惊险的情节。两位作者拥有广大的读者群。其实上,阿尔谢尼耶夫的作品中,诸如蜂蚁之战、猎熊、遇虎等的描写,以及他在考察探险过程中多次身陷绝境而终于化险为夷等情节,读来都是引人入胜的。因此,高尔基认为,青年们阅读他的作品,会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在乌苏里的莽林中》还着力刻画了一位传奇性人物德尔苏?乌扎拉的形象。德尔苏?乌扎拉是当地的一名赫哲族猎人,曾为阿尔谢尼耶夫做过向导。他孤身一人,以原始森林为家,独来独往。他在长期的狩猎生涯中练就了一身绝技,能根据各种征兆准确预测天象,能根据踪迹辨认人兽的活动,能在九死一生的险境中沉着冷静、机智勇敢地逃脱厄运,奇迹般地生还。他多次救过阿尔谢尼耶夫和考察队员们的生命。他善待生灵万物,认为一切都有生命,与飞禽、走兽、草木为友,虽然以狩猎为生,都绝不滥杀滥捕。在当今世界,生态平衡的问题已经成为全球共同关注的焦点,阿尔谢尼耶夫早在上世纪初,就通过德尔苏?乌扎拉这个形象,把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摆到了世人面前,呼吁人们保护自然,这是难能可贵的。

    1975年,日本导演黑泽明把德尔苏?乌扎拉的形象搬上了银幕,影片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在俄罗斯,德尔苏?乌扎拉被视为“森林之子”,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典范和象征。莫斯科有一个非官方的发展生态旅游基金会,就是以德尔苏?乌扎拉的名字命名的。这个基金会号召,在开发旅游资源的时候,要爱护自然,保持生态平衡,并为此做了大量工作。由此也可以看到阿尔谢尼耶夫作品的深远影响。

    阿尔谢尼耶夫的作品问世至今,已经快一个世纪了,但是一代又一代的人仍在津津有味地阅读,并不认为它们陈旧过时。俄罗斯从中央到地方的许多出版社,一次又一次重印他的作品,累计印数已难以统计。苏联儿童文学出版社在1970年特意出版了专供少年儿童阅读的《原始森林中的奇遇》,从《在乌苏里的莽林中》和其他经典作品中精选了十多个森林探险故事,并配备了22幅彩色插图。同时,阿尔谢尼耶夫的作品也早已走向世界,被译成了三十种语言在各国出版。

    《在乌苏里的莽林中》的中译本,1977年由商务印书馆分上下两册出版。黑龙江大学俄语系翻译,参加译校的人员有(按姓氏笔画为序):王士燮、卢康华、张大本、张寰海、李石民、李景琪、沈曼丽、姜长斌、俞约法、黄树南、鲁桓。

    当时出版这个中译本,是作为中苏关系史料的一种,内部发行。阿尔谢尼耶夫在这本书中多次讲到中国人在乌苏里地区的大量居民点,他们在这里从事农业、手工业、畜牧业、猎渔业、交通运输业、商业、开采业等经营活动。古道是中国人开的,树木是中国人砍凿的,狩猎的碓子房是中国人搭建的,还有中国的古庙,中国的对联……阿尔谢尼耶夫也记录了大量用中国各族语言、特别是用汉语命名的地名。凡此种种,都说明中国人早就在这里繁衍生息,他们是乌苏里地区最早的开拓者,对乌苏里地区的发展作出了开创性的重要贡献。在这个意义上说,阿尔谢尼耶夫的这本书,对研究乌苏里地区的历史,也有一定参考价值。

    现在,我们把这个译本交给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并从前面提到的《原始森林中的奇遇》中选用了十余幅彩色插图。插图的绘制者是俄罗斯画家库兹涅佐夫。

    分享到:

    评论

  • 飘过
  • 乌苏里哦。
  • 呀其实我只是喜欢封面才收的呢,还没看.超级实惠,挖卡卡.
  • 很幸运,我也是幸亏及时购得这两册书。很喜欢封面的感觉。
  • 当时买到此书时真是惊喜了一番。现在才知道卖得那么快,多亏下手及时。。。当然也得感谢前辈李庆西校友曾经发表在《读书》上的文章,起了很重要的介绍作用。
  • 网上搜来的动植物图片?我很想知道现在出版业的行规是大概如何处理这些图片的版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