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8

    天使,望故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43741819.html

    十五六年前,我还在复旦附近念高中,喜欢在国权路、政修路一带的小书店流窜。零花钱不多,不敢乱买书。但是喜欢三联书店的文化生活译丛,但凡看到新品种,总会省吃俭用买来,躺在床上翻看,美滋滋的。有时零花钱不够,也常常去书店里翻看,看看书还在不在,担心被人买走。就这样陆续搜集了不少“文化生活译丛”,其中就有一本托马斯·沃尔夫的《一部小说的故事》。陆陆续续读了一些,内容到现在已经记不真切了。但记得他在书中讲写作《天使,望故乡》的事。

    三年前有位版权代理朋友寄给我一本南卡罗来纳大学出版社新出的O Lost: A Story of the Buried Life,厚厚一大本,近700页,作者Thomas Wolfe。介绍上说这是《天使,望故乡》的未删节版。

    我没有考虑O Lost,但突然想到,英年早逝的Thomas Wolfe作品已经进入公有领域,何不再出《天使,望故乡》呢?

    这部大部头是美国公认的现代经典,此前三联书店于1987年出版过乔志高译本,上下两卷。1996年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范东生、许俊东的译本。网上一直有人在呼吁出版界再版《天使,望故乡》,据说三联版在旧书交易网上已经拍出高价。

    乔志高(高克毅)先生的文章我向来爱读,他所翻译的《天使,望故乡》、《大亨小传》、《长夜漫漫路迢迢》都是翻译文学的典范。如果再版,那用高先生的译本是最理想,制作起来也最方便的了。毕竟再找合适的人翻译四五十万字的大部头,还真不容易。我先后找了跟高先生有过联系的陆灏兄和子善老师,他们只有他在美国的通信地址。各种杂事堆积,我始终没有提笔给高先生写信。07年约陈安先生翻译保罗·奥斯特的《布鲁克林的荒唐事》,渐渐相熟。他在纽约住了二十多年。我想他也许认识高先生。陈先生和高先生不熟,但他非常热心地帮我联系,问到了高先生儿子高有德先生的email地址,并说译文授权的事可以找他。

    去年2月,我写邮件过去,说明意图,很快得到了高先生的回复,说他父亲很高兴有人愿意再出《天使,望故乡》,可以看看我们的授权合同。还没来得及起草合同,我先去了阿德莱德作家节,在那里上网时,突然看到了乔志高先生去世的消息。

    回国之后,我再给高有德先生去信,表示哀悼,同时说,我们出版《天使,望故乡》的计划不变。过了几个月,高先生来信说,过去一段时间他们忙于料理父亲的后事,但他即将到上海办事,可以顺便见面详谈。

    高先生来了我们办公室。据他介绍,《天使,望故乡》是七十年代高先生在香港的美国新闻处工作期间翻译的,最初于1974年由今日世界出版社出版,八十年代,今日世界出版社将一批美国文学经典包括《天使,在故乡》在内,交给三联书店出版简体字版。高先生说,由于他对出版不熟,他父亲的译文版权是否可以授权,他还得请教请教别人。

    不知为何,高先生回美国后就没有了消息,一度写信说会处理此事,但终究没有了下文。2008年是托马斯·沃尔夫逝世70周年,原本《天使,望故乡》的出版时机正合适。

    最近,我发现上海译文社出了新的《天使,望故乡》译本(王建开、陈庆勋译),江苏人民出版社也出了一个译本(刘沁秋译)。巧得很,这两个版本定价相同:35.00。不过江苏人民社封面上的文案比较雷人:“一个文学苦力的自传,美国版的《追忆逝水年华》”。

        

     出版乔志高版《天使,望故乡》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不过我与托马斯·沃尔夫的缘分还没有断。众所周知,托马斯·沃尔夫的书稿都是他的编辑麦克斯·珀金斯花费大量时间指点、修改、删节、争论而产生的。沃尔夫个子很高,有1.98米,他是身子抵着冰箱写他的小说《时间与河流》的,他把冰箱顶当写字台,每写完一页,读也不读就扔进一只木板箱。最后,据说是三条彪形大汉用手推车把满载稿子的箱子送到珀金斯跟前,他再把这堆一口气发泄出来的东西整理成书。

    我正在翻译的麦克斯·珀金斯传记《麦克斯·珀金斯:天才的编辑》一书中就记载着这对编辑-作者搭档工作、交往的始末。这里摘一段该书第一章写到的片断,颇为有趣:

     ……虽然学生们一开始不太敢提出敏感的话题,但最后,他们还是问到了珀金斯疏远的已故作家托马斯·沃尔夫。当晚剩下时间所提的问题大都围绕着珀金斯与沃尔夫的密切联系,这是他职业生涯中付出心血最多的作家。多年来,沃尔夫那些磅礴淹漫的小说盛传是沃尔夫和珀金斯共同创作的。“汤姆,”他说,“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是天才。那种才华之大,正如他对美国的看法一样,一本书或者一辈子都无法承载他所有想表达的东西。”当沃尔夫把自己的世界融入小说中,珀金斯觉得有责任为他设置一些篇幅和形式上的界限。他说:“这些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认为的沃尔夫自己不会停下来考虑的东西。”

    “但是沃尔夫能欣然接受你的建议吗?”有人问。

    在这个晚上,珀金斯头一次大笑起来。他说到在他与沃尔夫交往的中期,有一次他试图说服沃尔夫把《时间与河流》中的一大段内容全部删掉。“那是一个炎热的深夜,我们在办公室里改稿。我把我的意见跟他说清楚,然后默默坐下来,继续读稿子。”珀金斯知道沃尔夫最后肯定会同意删改,因为从写作艺术的角度,删改是合情合理的。但是沃尔夫可没那么容易屈服。他不以为然地把头一仰,坐在椅子上摇摇晃晃,两眼在珀金斯几乎没什么装饰的办公室里四处乱转。“我继续读稿子读了至少十五分钟,”麦克斯说,“但是我很清楚汤姆在干什么——知道他最后的视线落在办公室的一角。那里挂着我的帽子和大衣,在帽子下,挂着一条用响尾蛇皮做的七节响尾蛇玩具。”那是玛乔丽·金南·罗林斯送的礼物。“啊哈,”沃尔夫叫道,“一个编辑的肖像。”开完这个小玩笑,沃尔夫同意了珀金斯的删稿意见。

    分享到:

    评论

  • 高老的美语新诠系列简体版国内只出到第二辑,从此不见下文。连他老人家谢世都不见有人出来把这件事情做完(哪怕从纪念和推广的角度),实在可惜。结果还是在淘宝上重新买了一套台版的纪念版。
    回复暗夜之鸦说:
    前面两辑似乎销路不佳,第三辑就不了了之了。可能是这样。
    2009-10-25 23:00:26
  • 可能是答非所问了, 我是上来感叹乔志高去世的消息的。我手上还有2本他的书,因为非常喜欢,就跟随我一同漂洋过海。
    回复Miranda说:
    殊途同归。其实我写这篇也是为了纪念乔志高先生。
    2009-09-06 22:13:23
  • 王建开...
    回复harrylin说:
    是你们老师吧。
    2009-08-22 00:23:26
  • 很想看麦克斯·珀金斯传记《麦克斯·珀金斯:天才的编辑》,什么时候会出啊?
    回复艾莫斯囚徒说:
    早呢。
    2009-08-22 00:23:41
  • 可惜,虽然不知新译本如何,但希望能把乔的译本坚持下去,否则数年后回首劣币驱逐良币,可叹啊
    回复Yggdrasil说:
    我们不会再出了。如果人文社会出新译本,市场上就有3个版本了。况且乔志高先生的译本完全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可能高有德先生另有安排。这也是很正常的。

    译文社和人文社对译文质量把关还是挺严的。他们的版本至少不会有大问题。江苏人民社的这个版本实际上是共和联动在做,译者似乎是江苏人民社的编辑,想必是因为喜欢才会翻译这么厚的书。

    2009-08-09 14:33:59
  • 那请问人文社还打算出《天使,望故乡》么?
    回复C说:
    我不是人文社的啊。人文社本社可能是这个出版计划的,且约了人翻译。但我不知道他们的进展,已经是否还会出版。
    2009-08-08 23:5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