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28

    关于菲利普·罗斯的札记(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41625876.html

    翻译了两本菲利普·罗斯的小书,虽然他的大部分作品还没有读过,已经对这位现年七十六岁的作家充满敬意。总想写点什么,但千头万绪也不知从何说起,索性就以这种札记的形式慢慢写,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1

    2008年4月11日,哥伦比亚大学美国研究中心(American Studies Program)和美国文库出版社(The Library of America)联合在哥伦比亚大学米勒剧院为菲利普·罗斯举行了一场研讨会,庆祝他的七十五岁生日。

    美国文库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出版社,由一批学者和评论家发起成立于1979年,依靠各种私人捐助、基金会资助,是一家非营利性出版社。它仿效法国的七星文库(Pléiade),宗旨是:to help preserve the nation's cultural heritage by publishing America's best and most significant writing in durable and authoritative editions。基于这一宗旨,美国文库所收的作者大都是已经过世的、在文学史上已经盖棺定论的经典作家。迄今三十年来,只有三位作家在活着的时候被收入“美国文库”:Saul Bellow, Eudora Welty,Philip Roth。而前面两位,目前已经去世。

    活动开始前两小时,人们就已经开始在剧院外排队。688个座位的剧院爆满。没能挤进场的观众又赶到哥大法学院观看电视上的现场视频转播。电视画面中偶尔会出现坐在台下第一排的寿星,他双手合拢放在身前,认真地听台上的发言。

    主办方邀请了两组发言人,一组是学者,一组是作家。不过观众最期待的是罗斯本人的压轴演说。在全场雷鸣般的掌声中,罗斯走上台。

    “七十五岁,真突然。时间过得太快了。好像现在还是一九四三年。”那一年,他才十岁,用他母亲的打字机写他最初的故事 “Storm Off Hatteras”,起了个笔名“Eric Duncan”,因为“菲利普·罗斯”不像作家的名字。

    再往前到2005年,他参加了索尔·贝娄的葬礼。几十年来,索尔·贝娄是他的精神导师,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当时他说:“在我看来,索尔·贝娄和威廉·福克纳是二十世纪美国文学的脊梁。”菲利普·罗斯在五十年代后期于芝加哥大学英文系读研究生期间就认识了比他大18岁的索尔·贝娄,当时索尔·贝娄已经名满天下,是罗斯的偶像。1959年菲利普·罗斯出版了第一本书《再见,哥伦布》,索尔·贝娄马上说:“与我们闭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光溜溜地呱呱坠地不同,罗斯先生一出场,指甲、毛发、牙齿都已长齐,他说话流利,技巧娴熟,机智幽默,富有生气,具有名家风范。”

    站在索尔·贝娄目前的菲利普·罗斯,应该会想到四十多年前贝娄所说的这句话。有感于索尔·贝娄的逝世,他写了《凡人》。

     

    分享到:

    评论

  • 看到你这篇,我才想起《遗产》订了还没有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