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01

    生日快乐,塞林格先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33275680.html

    3月初去参加阿德莱德作家节的时候,正在悉尼郊外Macquarie University攻读博士学位的丁骏尚在被《西摩:小传》这个从未被翻译成中文的塞林格小说折磨着。活动结束后,我在悉尼逗留两天,跟丁骏和Allan & Urwin出版社版权经理Christen在悉尼市区走走。Christen一口非常标准的普通话,因为终于有机会练练生疏了的汉语而很兴奋。 

    Christen也是塞林格迷,因而丁骏后来又和她见面,请教了一些翻译中遇到的问题。待我上个月终于读完《抬高房梁,木匠/西摩:小传》,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因为丁骏觉得《西摩:小传》这篇颇为晦涩,我颇为担心看不懂。但细细读完之后,我发现自己更加喜爱塞林格,以及他笔下的这些敏感的孩子:西摩,巴蒂(他实际上是塞林格的化身),祖伊,弗兰妮。小说以巴蒂回忆西摩的形式,滔滔不绝地、貌似东拉西扯地写了自杀的大哥西摩生前的种种,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情节,实际上内涵很丰富,联系《九故事》和《弗兰妮与祖伊》,可以解决过去的篇章中令人困惑的问题。譬如其中暗示是巴蒂写了《麦田里的守望者》和《九故事》里的最后一篇《特迪》等等。

    相形之下,《抬高房梁,木匠们》情节性很强,讲巴蒂代表全家去纽约参加西摩的婚礼,不料婚礼当天,西摩不辞而别。巴蒂在汽车上认识了新娘的伴娘及其丈夫,新娘母亲的朋友,还有新娘的伯爷爷,路上遭遇游行,他带几个人去了许多年前他和西摩住的公寓休息,在那里发现了西摩的日记。

    夏天的时候,Christen来信说,有传言为了庆祝2009年1月1日塞林格的九十岁生日,那个数度说要出单行本而终于未出的"Hapworth 16,1924",终于有望出版了,有amazon.com上挂出的预售信息为证。我赶紧写信给版代,请他们问塞林格的经纪公司。不久回信说,amazon.com挂的信息以及所有传言都是捕风捉影,不足为信云云。

     《西摩:小传》中提到的几个中国诗人,最终还是无法确定是谁,我只能以音译加注说明的方式处理,希望未来有博学者可以考证出。其实塞林格在书中可能留了线索,那就是巴蒂在脚注中说中国诗主要有宾纳(Witter Bynner)、翟林奈(Lionel Giles)两位学者的英译本。言下之意西摩可能就是读了他们的中国古诗英译本。 但是由于时间关系,也没有条件查阅这两位汉学家的译本,最后只能如此处理,还请各位塞林格的热心读者体谅。

       

    《抬高房梁,木匠们》和《西摩:小传》分别于1955年和1959年发表于《纽约客》杂志,于1963年合出单行本。“抬高房梁,木匠们”在小说中是西摩的妹妹波波写在浴室镜子上给他看的一句话,原为古希腊女诗人萨福的一句诗。

    至此,我们所签的三本赛林格中短篇小说《九故事》、《弗兰妮与祖伊》、《抬高房梁,木匠/西摩:小传》已经全部出齐(《九故事》还会出中英文对照版。《抬高房梁,木匠/西摩:小传》大概要到1月中下旬才会陆续上市)。我多希望可以继续出版他的作品(他还会出新的单行本吗),也和许许多多喜爱塞林格的读者一样,希望他真能如他自己所预测的那样,可以活到140岁。

    今天是他的90岁生日。生日快乐,塞林格先生。

    昨天(2008年12月31日)的《纽约时报》也发了一篇纪念他生日的文章:Still Paging Mr. Salinger,值得一读。

     

     

     

     

     

    分享到:

    评论

  • 文笔不错
  • 希望人文社的编辑注意,塞林格的这套书印刷的字体过小,很费眼力。
    无论是成本制约还是其他因素,请出版社重视读者的阅读体验,不然没人会花钱买罪受!
    回复撑起雨伞说:
    我不是人文社的编辑。
    2009-06-29 00:00:02
  • 等《抬高房梁,木匠们》等的望眼欲穿。
    喜欢这套书。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
  • 啊,等木匠等了好久。通俗小说意译问题不大,纯文学作品还是直译一点比较好。
  • 我觉得弗兰妮和祖伊翻译的不好,很多句子拗口
    回复austen说:
    不要轻易把拗口归为翻译不好。你贴几句上来看看,我告诉你原文拗不拗口。
    2009-01-04 21:50:40
  • 太好了,中文版的中短篇终于出齐啦,这个月就去买一本《西摩小传》
  • 谢谢了,也带上我,虽然晚了,但是我也祝塞林格先生生日快乐!
  • 我相信一定有不少中国的塞林格迷如我一样将《西摩:小传》看作解开谜底的关键一篇而热情满满,虽然早有“谜终归还会是谜”的预期,这就是塞林格小说不可替代的魅力吧。
  • 恩,今天下午捧着书开始看第一篇《香蕉鱼的好日子》,没大看懂,把感觉写了一篇文章,希望彭先生也能答疑释惑下啊。
    回复小寒说:
    不要把我想得很高明。我没有资格给你解惑。我都不是很明白呢。你的文章呢,拜读拜读。
    2009-01-02 23:02:39
  • 看见新年里写的这一篇,真高兴!喜欢看你写的博客,你挑的书。再忙也要坚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