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20

    悲情冰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29415340.html

    这几天秋老虎发威,半夜里居然热醒了。睡不着,于是打开电脑,把这篇想写而一直未写完的文章写完。 

    6月份去西班牙,搭乘的是芬兰航空公司的班机,经赫尔辛基转机,飞马德里。从赫尔辛基起飞后,我一时无聊,看屏幕上的飞行地图,忽然想起应该找找冰岛在哪里。因为我要出一位冰岛作家的小说。

    这个人叫阿诺德·英德里达松(Arnaldur Indriðason)我是因为他获得2005年度英国犯罪推理小说最高奖金匕首奖而注意到他,在网上找到他的冰岛出版社Edda,写信去问。果然,负责版权的Vala很快回信说这位作家的版权由他们代理。于是我们就买下他的两部获奖推理小说《污血之玷》和《墓地的沉默》版权,还顺带把光磊介绍给她,最终由他牵线搭桥,把繁体字版权卖给了皇冠出版社。

    谈妥合同条件后,Vala给我寄样书和合同。不知怎么回事,她给我寄了两三次,我却始终收不到。拖了半年。最后,我们相约在伦敦书展见面,当面给我。Vala是一个非常纯朴、友善、总是乐呵呵的中年妇女,显然她为能把阿诺德·英德里达松介绍给中国读者而感到非常自豪和高兴。我记得在版权中心的桌子上,她那爽朗的笑声。辞别时,她还送了我一小瓶冰岛白酒。

    去年夏天,我约她在法兰克福书展见面。她回信说,过去一段时间她得了一种很少见的关节病,浑身疼,行动不得,恐怕要无缘见面了。我在网上查到这病用中医针灸挺有效,赶紧告诉她。她回信说,许多国际出版人也像我一样写信、写电子邮件、寄明信片慰问她,给她出主意。她感到非常温暖,说她也听说针灸可能有效,已经找了一位中医在治疗。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好起来。

    不久,Vala来信说,为了庆祝英德里达松在Edda出版十周年,他们出版社要在法兰克福书展期间举办一个Party,邀请世界各国出版他作品的出版者参加。届时她如果身体恢复得好,也可能参加。

    Party在美因河畔一条巷子中的老式餐厅举行。2007年法兰克福书展中的一天晚上,我到得很早,先在巷子里随处逛逛。走到巷子尽头,来到河边。拐角处有一个酒吧,露天的阳台上,有一个硕大的棋盘,有几位男士,正站着下祺。在夜色中的剪影非常漂亮。

    回到餐厅,迎面就看到了Vala和她的几个同事。几个人都还在为即将到来的客人准备着小点心,并在墙上挂起Arnaldur Indriðason的照片等招贴画。客人们陆续到来,光磊带着皇冠负责版权的静君以及几位台湾出版界朋友也在。作者Arnaldur Indriðason带着他的妻子也来了。Vala分别给大家介绍。我的第一感觉,这是个有些沉默或者说不善言辞的北欧汉子,健壮,但又有深邃的眼神和作家的底色,眼神中似乎有些悲天悯人的感觉。近年来,他的作品在欧洲各国和北美越来越受欢迎。法国的畅销书排行榜上一度出现过前十名中有四部他的作品的奇观。

    人都到齐后,大家分桌而坐。我边上是个捷克出版人,衣着很朴素,甚至有点旧。他英语不太好。问他怎么来的。他说是从布拉格坐大巴来的(忘了他坐了多少时间)。冰岛人拿来了他们的特产:羊肉冻。我尝了一口,差点吐出来。心一横咽了下去,赶紧喝一口冰岛烈酒“黑死病”压惊。眼前再扫过羊肉冻的盘子,我就低头假装没看见,只抓鱼干吃。

    中文版的《污血之玷》和《墓地的沉默》,我是请复旦大学翻译系三年级(现在已经是大四了)的四个“小朋友”从英文版(显然很难找到冰岛语译者,Edda出版社也同意我们根据英文版翻译)分别翻译的。由宋嘉喆先翻译《污血之玷》,陈文心、余晨璐和楼晨晔三个女生合译《墓地的沉默》。翻译之前看过他们的作业,知道他们的水准。而让三个小姑娘合译一本不太厚的小说,也是因为她们住在一个寝室,交流很方便,她们也保证会由一人最后统改,注意前后文风的统一,。这样也可以比较早地交稿。

     

     今年5月,《污血之玷》先出版。宋嘉喆的译文非常漂亮。我在芬兰航空的飞机地图上找冰岛的位置,眼前便浮现出警探在苍茫的公路上,冒着滂沱大雨开车去寻找破案线索的场景。

    《污血之玷》冰岛文原名Mýrin,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美国版和英国版出版的时候,标题也不一样,一个叫Jar City,一个叫Tainted Blood。什么叫Jar City呢,就是某些医学机构用容器保存人类器官的地方。中译本最终从翻译的角度考虑,选了后一个的意思。

    2006年,冰岛政府资助电影机构将这本书拍成了电影,席卷了冰岛电影最高奖六项大奖并代表冰岛,参加2007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角逐。巧的是,就在中文版刚出版的时候,我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排片表中看到了这部电影(被译为《如瓮之城》/《冰岛犯罪现场》)。有点好奇想去看看,不过因为Camille不爱看这类残酷、凶杀的电影,再者跟其他想看的电影撞车,便没有去看,反正盗版市场上也有碟。倒是协助我编这本书的同事小杨去看了。她看完回来说,冰岛的画面非常美……

    要说推理,这部小说的悬念并不强,很容易猜到凶手。然而,冰岛大学历史系出身、当过记者的作者显然并不意在制造悬念,而是要穿过历史的迷雾,抨击或者反映冰岛这个人口只有30万人的封闭孤岛上的种种社会弊端和冰冷现实:警察滥用职权、包庇罪犯、家庭暴力、女性遭受压迫、人际冷漠,还有因为人口稀少封闭而造成的遗传问题……

    这种感觉在我编《墓地的沉默》的时候又得到了印证。《墓地的沉默》中遭受丈夫虐待的妻子与三个孩子之间的生活、感情描写极为细腻、感人,催人泪下。

    在我看来,正是作者笔下这种对女性遭遇的深切同情、对弱者的悲悯情怀,使他的作品超越了纯粹的犯罪、推理小说范畴,令人肃然起敬。

    希望有一天,能请作者来中国,和他更深入地交流。

    分享到:

    评论

  • 人会破产,公司会破产,国家竟然也会破产。哦噢噢噢,悲情冰岛!!
  • 《污血之玷》冰岛文原名Mýrin,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福尔马林的意思啊?
    回复kk说:
    译者说,是“沼泽地”的意思。
    2008-10-22 21:14:25
  • 在推荐上看到你的博客。感觉可以从你这里得到很多好书的介绍。
  • 城里人支持你
  • 博主您好!您的该篇日志已被推荐到人文频道,请至频道首页查看。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