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15

    愤怒的青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27766364.html

    1956年,穷得住在泰晤士河边一艘漏水的船屋、靠煮河岸边的荨麻为食的约翰·奥斯本,将他坐在折叠椅上花了17天时间写成的剧本《愤怒的回顾》(Look Back in Anger)。剧本带有浓厚的自传色彩,他本人出身工人阶级,而他妻子帕梅拉来自中产阶级家庭,因为帕梅拉的父母反对女儿嫁给穷小子,两人秘密举行婚礼,但还是被父母得知而赶来。然而最终,妻子还是背叛了奥斯本与一名牙医偷情。这个戏剧就是奥斯本要表达对他妻子和社会的愤怒。

    剧本四处投给全伦敦的戏剧经纪公司,又被迅速地退了回来。最后它被送到皇家宫廷剧院(Royal Court Theatre)一年前才成立的“英格兰舞台公司”(English Stage Company)演员出生的剧团经理兼艺术总监George Divine手里。他一眼看出剧本中对二战后英国社会和精神状况愤怒、反叛的情绪,决定在这个剧上赌一把。负责为剧院做媒体宣传的兼职公关人员George Fearon并不喜欢这个戏,觉得它不可能有市场。在他写的新闻稿中,他第一次使用了这个词:“愤怒的青年”(angry young man)。

    《愤怒的回顾》首演过后,大多数媒体评论似乎验证了这位公关的预言,都认为这出戏极为失败,剧团看来要破产了。过了一星期,年轻的戏剧评论家肯尼思·泰南在《观察家报》上说出这样的话:“不想看《愤怒的回顾》的人得不到我的爱。这是十年来最好的青年戏剧。”(I could not love anyone who did not wish to see Look Back in Anger. It is the best young play of its decade.)也就是说,这是二战以来英国最好的戏剧。

    《愤怒的回顾》之后的成功故事,它如何掀起英国戏剧革命,我就不详说了。

     我要说的是《宣言》。1956年,伦敦一家规模不大的独立文学出版社MacGibbon & Kee有一位雄心勃勃的年轻编辑汤姆·麦奇勒。他业余爱看戏剧,没事就往皇家宫廷剧院跑,也是一个“愤怒的青年”。约翰·奥斯本的成功和“愤怒的青年”之说风行,让他想到有必要约请当时对社会很不满的一批新生代作家、剧作家、评论家,每人写一篇文章表达自己的观点。除了约翰·奥斯本、肯尼思·泰南、林赛·安德森、科林·威尔森、约翰·韦恩,汤姆·麦奇勒还想找一位女性代表。他先找了小说家艾丽丝·默多克,被拒,再找多丽丝·莱辛,总算说服了她。这本文章合集就叫《宣言》。这本书,被视为“愤怒的青年”最为一个文学潮流向整个社会的宣言。

    关于《宣言》的故事,我是从汤姆·麦奇勒的回忆录《出版人》里面看来的。这是他策划的第一本书,他也因为这本书,企鹅出版社的老板艾伦·雷恩看中挖走,开始了辉煌的出版生涯。这是后话。

    今天想到要写写这个,是觉得有时候,我们这个社会从上倒下的欺骗与谎言,也是足以到了应该以文艺形式表达愤怒与反叛情绪的程度。但是,《宣言》这样的书,我们不可能出版。我们有大把大把的愤青,却没有大把大把愤怒的青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