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05

    又到喧闹的北京订货会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13320738.html

    最近,因为“监制”的几本书接连出了些意外的岔子,耽误了出版日期,颇感烦躁。

    今天开完《书城》编辑部的会议,还忙着安排《看不见的城市》作者Emili Rosales自12日至18日的访问行程。由于当周正赶上各大学期末考试,原想请他去几所大学谈谈加泰罗尼亚文学,只能放弃。这本书,在未来一两星期内会陆续上市。

    其他几本已经预告过的书,也终于要在未来一两周内陆续上市。

    再过几天,北京图书订货会也要开始了。昨天一位同事暗自担心,我们在8日下午的酒会同时,还有重庆出版集团的一个活动,请了郭德纲去说相声。“我们邀请的记者,可能待不了多久就要跑去听相声了。”前几天还看到鹿桥的名著《未央歌》在订货会期间的发布会,也请了黄舒骏去现场演唱他那首著名的《未央歌》。我记得几年前问过谁,大陆为什么没有出版《未央歌》。了解到的信息是鹿桥十分反感简体字,不愿意授权。所以,这次看到黄山书社出版的精装版《未央歌》就是繁体字,也就不奇怪了。至于为什么一部现代白话文小说要放在黄山书社这样的古籍专业出版社出版,答案其实也挺简单。只有专业古籍出版社才能出版繁体字图书,一般的出版社,好像得专门报批。

    越是到这个时候,我越渴望,像与书业好不相干的普通读者一样,安静地,读一本好书。

    分享到:

    评论

  • 俄...这个太个案了...不知道谁的博客文被阉割出版惹得路人甲小朋友这么不爽了...博客么本来都可以算是一种传播途径了,和出版平行的吧...
  • 我觉得写书赚钱一点不矛盾,我只是不知道他们写的东西里有多少成分是不吐不快有多少是看钱的面子。有时候想花了钱看到的又是被阉割的,还不如天天上他的博客看全版的好。
  • 我觉得话不能这样说哇。写作既是作者表达思想的方式,也完全应该是作者谋生的一种手段,两种目的都并非排他性的。出版业也可以这样来看待,既是传播思想的一种媒介,也完全不失为一个可以赢利的行业,不能够说出版就是以商业目的为第一的,成功的出版业显然应该是既能传播优秀的思想,又能赢利的,两者之间完全不矛盾的,更何况既优秀又能带来利益的思想又不是不可觅,出版业根本无须自虐式地把自己放在一个非此即彼的alternative choice之中的。而且所谓版税,也是作者思想劳动换来的收入,干嘛视之为洪水猛兽,避之不及,谁都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的,现实生活的基本需求每个人都躲不开的,凭什么偏偏要求作者不食人间烟火、做无私奉献的新时代活雷锋,只以传播优秀思想为己任,而无视一切经济利益呢?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中国的教育绝对有问题,过度弘扬牺牲个人为集体的思想了,搞得来好像个人获利是很可耻的事情一样。你不能要求每个作家都像普鲁斯特一样家境好到什么都不做都能安逸一生,还有经济实力自费出书的,也有巴尔扎克这种就指望着那点稿费谋生计的作家的。所以,其实码字卖钱本来就不是什么值得鄙视的行为。最后,不得不承认,出版是一项相当有效的传播作者思想,同时保护作者对其思想的所有权的途径,思想与出版之间的双向选择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嘛,为什么会有一开始瞎琢磨的那个问题呢。
  • 有时候我就在瞎琢磨,为啥要出版呢?如果作者的目的真的是言其志的话。如果真的有思想意见要和人分享,要说服别人,那有至少100种以上的传播方法,作者担心的不会是盗版而是看的人不够多吧。说到底,需要出版的,就是商业目的第一,盗版啦未经作者授权啦就严重损害了码字卖钱的作者利益。有水井处,皆能歌柳词,也没见柳永跟人要版税。主要还是看作者的创作意图吧。要是写个精巧的小说,或者是给人消遣的东西,作者辛辛苦苦写了好久却被人刷刷盗版,那心痛可就大了去了。
    回复路人甲说:
    路人甲小朋友真是在瞎琢磨哈。
    2008-01-14 23:06:18
  • “不能因为知识产权是种有点抽象的东西的所有权,就无视它。中国知识产权的价值体现现在太弱啦,书太便宜啦//光速esc”

    “在中国,智慧的价值太低,这是中国整体文化修养较低的重要原因。”

  • 只是期待
  • 黄山书社真是急死人!好好的古籍全部简体直排,现代的小说却是繁体。80年代的书到现在都能在他们编辑部买到呢!
  • peng,顶你的第二段回复!
    不能因为知识产权是种有点抽象的东西的所有权,就无视它。中国知识产权的价值体现现在太弱啦,书太便宜啦//光速esc
    BTW 我也想听Emili Rosales讲加泰罗尼亚文学,虽然之前对这个国家一点sense都没有...
  • “在中国,智慧的价值太低,这是中国整体文化修养较低的重要原因。”

    回复很好看啊。
  • 我倒真的非常想听听Emili Rosales讲加泰罗尼亚文学哎……
  • 有一段时间,中国没加入版权组织的时候,
    出版的书都无须作者授权的

    另外,版权这个东西,实在是限制了一个作品的传播

    好的东西,大家看才是

    如果,因为什么原因,不能看,

    有些可惜
    回复fencius说:
    不能因为中国在1993年前没有加入国际版权公约,就可以随便不经作者许可而随意出版作者作品而视为理所当然。这并不是光彩的事情。

    我们只有尊重作者的智慧财产即知识产权,让作者得到经济保障,才有可能不断看到更多优秀的作品。为什么我们总是说,中国当代文学,好作品不多?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盗版太多,作家的权利得不到保障,辛辛苦苦写一本书赚不到多少钱。

    不能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取得授权,就可以擅自出版。更何况过去大多数情况下,中国的出版社何尝努力和作者联系过?根本就是拿来就用。请你从写作者的角度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有效地传播和尊重作者权利并不是矛盾的事情。切不可混淆概念。

    在中国,智慧的价值太低,这是中国整体文化修养较低的重要原因。
    2008-01-05 22:25:58
  • 其实山东某出版社还是出版过一套
    现代文学名著补遗丛书什么的

    分精装平装出版过

    主编是孔凡什么的

    里面收了鹿桥的此书
    我就是看的这个版本的
    未央歌
    回复fencius说:
    那个版本应该是未经作者授权的。对于未经作者授权,也就是侵犯作者权益的出版社,我们可以视而不见,不值得尊重。
    2008-01-05 17:4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