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19

    他来这里干什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answer-logs/10373822.html

    10日晚上,我和小秦同学来到法兰克福书展“幕后交易”最频繁的场所,法兰克福饭店(Frankfurter Hof)赴饭局。正在找餐厅,迎面走来一个大胡子老头。怎么这么脸熟,在哪儿见过?我多看了老头几眼。小秦同学低声说,嘿,埃柯也来了。哦哦,可不就是他么。

    吃饭的时候,跟请我们吃饭的外国朋友说起。她颇为惊讶。“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有新书出版?”

    刚才在网上看到以下新闻,才明白了为何埃柯也在法兰克福出没的原因:

     

    艾柯新作《丑的历史》称蒜头鼻麻子脸都迷人

    http://book.sina.com.cn 2007年10月19日 11:14  东方早报

      在著名的意大利小说家和学者翁贝托·艾柯的眼里,蒜头鼻、麻子脸和大肥腿都可以变得美丽而迷人。

      艾柯上周在法兰克福书展上推出了自己的新作《丑的历史》(Storia della bruttezza,英译书名为“On Ugliness”)。

      他出版于2005年的《美的历史》(Storia della bellezza)已经以27种语言在全世界卖出了50余万本。彭淮栋译中文版《美的历史》2007年2月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近200元的定价,美得十分昂贵。

      现在,艾柯决定深入探讨丑的魔力。他说,丑的身体比美的身体更有魅力,因为丑的定义没有边界。

      “我们发现,寻找丑是件多么大的乐事,因为丑比美更有趣。美往往是乏味的,因为人人知道美是什么。”他说,“丑却有无限的形态可能———你可以弄出个巨人、侏儒,也可以弄出个长鼻男,就像匹诺曹那样。”

      前往法兰克福之前,他对安莎社说:“要想像理解美那样理解丑,得聚焦于少数历史时刻,以及审美规则的演进。”

      到了法兰克福,他说:“基督教总是与对肉体的贬斥连在一起……有些画作明显对丑充满了欣赏。”

      16世纪的佛兰德画家昆廷·马西斯画过一个旷世丑女,丑得一塌糊涂,丑得像个穿了胸衣的老男人。艾柯觉得她怎么样?喜欢吗?

      “也许我会说———Non e il mio tipo———她不合我的口味!”他答道。

      他还举当今两大男女大鼻子明星为例,说明美丑之间有着巨大的灰色地带,须臾即可转换。

      “芭芭拉·史翠珊和热拉尔·德帕迪约都给人以优雅的感觉———他们并不美———但优雅是什么?”满脸胡子、胖墩墩的艾柯说。他总是叼着一载从不点燃的香烟,“世界不能被分成美丑两界———例如,我就在两界之间。”(康慨 编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