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14

    翻译为何

    昨天写了关于翻译稿酬的一点感想,引出一些朋友的留言,大体上几种观点都有,挺有意思。先澄清几点,算作回应。

    第一,昨天的文章并非批评或者指责希望高稿酬的译者。谁不希望回报多一些呢?我自己也翻译书,拿的同样是这点翻译稿费(不瞒您说,我翻译第一本书,翻译稿费只有千字45元。少是少了点,但我所得远远多于物质的报酬,这个话题下面再说),工作上还得靠着许许多多译者朋友。批评译者不是打自己耳光么?

    第二,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想向诸位介绍一点出版业的情况。商业翻译和文学翻译是两码事。前者对大多数从业者来说,是谋生手段或者赚外快手段——恐怕不会有人从心底里喜欢翻译公证书、说明书什么的吧。然而我不知道看到过多少媒体的报道,每次提到如今的翻译质量差,就拿翻译稿酬低、过去搞翻译收入多么高来对比,好像现在的出版社都是暴利行业,净想着剥削译者似的。不是的,情况比这复杂。希望一些译者理解,也希望媒体朋友多了解一些情况再写稿。

    第三,图书翻译的稿费还有没有上升的空间?我认为是有的。这里面有几种情况。

    1. 经久不衰的经典图书,如果已经是公版书,你的译本又质量上乘,那么根本不愁没有出版社来找你。不说许多翻译界老前辈的经典译本,年轻的孙仲旭兄翻译的《一九八四》,不也出了几个译本了么?这些稿费加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少了,而且会随着时间的流逝累积。即便是版权书,你跟出版社的翻译合同是有期限的。到期出版社如果续约,是得付稿费的。如果书的版权转到其他出版社,他们又要用你的译本,还是得付费的。据我所知,不少经典译本的译者,是跟出版社谈版税的。

    2. 现在许多大陆出版社为了节省时间,往往购买台湾出版社已有译本的译文(我自己迫于无奈买过几本)。什么时候台湾出版社为了图快,也来购买大陆译本,译者自然可以获得额外的收入。说到这个,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大陆出版社购买台湾译本要远多于台湾出版社购买大陆译本。这一方面是因为台湾出版社出市场流行的版权书速度比大陆快,另一方面,大陆受港台文化的影响比较大,许多台湾的词汇,大陆这边已经逐渐熟悉、接受。因此对于台湾译本,文字上的差异感不是非常强。相反,台湾读者对于大陆的词汇比较陌生。台湾出版社如非不得已,并不太愿意使用大陆译本。

    3.  即便是没有以上这两种情况,假如一本版权图书的印数能够提高,翻译稿酬仍然有提高的空间的。举个例子吧:一本20万字的书,首印10000册,按照现在的定价标准,定价在25元左右。译者稿费这一块成本平摊到每本书上,就是1.2元/本,占定价的4.8%。国外作者的版税是多少呢?除非超级畅销书,首印版税率一般是6%或7%。也就是说把翻译稿费折算成初版版税,是近5%。假如首印只有5000册,那翻译稿费所占比例就要高达9.6%。各位看官,原创作者写一本书的版税也不过如此。反之,如果印数能够不断增加,翻译稿费所占的成本比例当然就越来越低了。许多人顺着这个思路就会提出:译者也应该分红,拿版税。问题在于,如我昨天所说,翻译只是一本图书出版过程中的一个环节。一本书的成功,译文是一部分,原作的质量是更关键的部分,出版社的制作、营销、发行等一连串的行为也是极为重要的环节。如果译文质量一般,书的畅销主要是因为原书写得好,出版社工作努力,甚至因为某些莫名其妙、出人意料地畅销,译者拿版税是不太公平的。但假如译者的声望或者译文的质量好得能够带动作品的销售,那么,以印数稿酬或者一定比例的版税等方式来提高翻译稿酬,我认为完全是可行的。只是具体到译者和译本,得具体对待。

    上面啰里啰唆说了一大堆,净在money的话题上纠缠不休。其实假如你翻译一本书,却对这本书毫无好感,或者体会不到翻译的乐趣,没有跟别人分享的欲望,就像对待商业翻译中的文件。那还是不要翻译书为好,那只会让你觉得翻译是一项又累又苦吃力不讨好的活。

    从精神层面上,我愿意这样看待文学翻译:这是一种对个人文字修养的磨练,是一种写作技巧、文学鉴赏的学习过程,是对自身专业领域的自我培训和知识补充,是对视野的开拓,是与喜爱的作家心灵的交流,是一种向他或她表达敬意的方式。

  • 这两天为一本很重要的文学作品找译者。一位还没有译过文学作品的译者试译了几页,感觉不错。打算和他签约。谈到翻译稿费问题,谈不下去了。因为他的理由是:商业翻译的报酬往往有千字三四百字;文学翻译千字六七十元的标准实在太低了。

    拿文学翻译与商业翻译的报酬相比较是老生常谈了,媒体成天呼吁翻译质量提高的文章,也总拿这个说事儿。每一个翻译书籍的译者多少都有过类似的抱怨。毫无疑问,拿译者投入的时间、精力来衡量,文学翻译的报酬是不高。但拿这跟商业翻译去比较,在逻辑上就完全说不通了。因为这完全是两码事情,甚至可以说,完全是两个不相干的行业。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文学翻译是依附于出版的,也就是说,翻译只是一本图书制作中的一部分。出版社投入的不仅仅是翻译稿费,还有作者版税、印制成本、发行成本、宣传营销成本、人员成本,等等。而商业翻译,就是应用文件的翻译,不怎么涉及其他制作上的投入。

    所以,图书翻译的稿费的确是低,但拿商业翻译的“高”来证明图书翻译的“低”,在逻辑上是不通的。如何提高图书翻译的稿费标准,这得放到整个出版业的状况中去分析。

    另外一件常被译者挂在嘴上的事情是,过去翻译一本书,译者甚至可以拿翻译稿费买一套公寓、一栋房子!现在呢,翻译一本二十万字的书,扣了税,也就万把块钱。过去的翻译稿费标准与图书的制作成本之间的关系到底怎么样,还得找点资料来看看。但有一个问题还得说明白了:过去翻译书是不付给外国作者版税的。如果现在的版权书不付版税,把这笔钱都算到译者头上,那翻译稿费岂不也是至少翻一番?

    所以,像这样没有技术内涵的横向、纵向对比,还是省省吧。